首页 >>

田七牙膏调查:如何从年销10亿元沦落到停产拍卖

“工厂停水停电,职工都走完了”,广西奥奇丽股份有限公司保安李鸿(化名)说。

自2014年停产,到2016年部分线路恢复生产,再到2019年被母公司广西奥奇丽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广西奥奇丽)打包拍卖,国产老品牌“田七牙膏”生存颇为艰难。

5月30日首次拍卖流拍后,广西奥奇丽计划第二次拍卖工厂及“田七”相关商标,底价从首次拍卖的1.63亿元下降至1.39亿元。

7月17日阿里拍卖·司法平台发出公告称,第二次拍卖已经撤回,原因是“债权人申请广西奥奇丽进入破产程序”。母公司的破产,直接宣告了田七牙膏的“休克”。

10月8日下午,上游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梧州工业园区一路的广西奥奇丽,尝试从这里开始了解从梧州走向全国的民族品牌田七牙膏,从万众瞩目到跌入谷底,这些年田七牙膏到底经历了什么?

▲宣布破产后的广西奥奇丽,鲜有人出入。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王敏

“拍照喊田七”让田七牙膏走向全国

2003年,广西奥奇丽开始进入最辉煌的时刻。

出租车司机黎先生指着路牌告诉记者,在广西奥奇丽没搬进梧州工业园区之前,老厂在从西堤三路拐到江滨国际大酒店这条支路附近,这里是梧州最繁华的地方之一。

“一整条路都用奥奇丽来命名,外地人慕名而来,本地人没有不知道的,这是当年梧州工业发达程度的象征”,黎先生说。

广西奥奇丽的前身是创立于1945年的中国植物油料厂梧州分厂,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更名为梧州市日用化工厂。

林文(化名)进入梧州市日化厂的时候,还是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如今已白发苍苍,“可以说我把全部青春都贡献给了这里。”

在林文印象里,那时候工厂日化品产量和销量都不错,职工待遇和福利在当时的梧州属于中上水平。说自己在日化厂工作都是很自豪的。

田七牙膏是日化厂的产品之一,尽管田七牙膏于1984年就已经获得广西名牌产品称号,但当时工厂生产更多的是建国肥皂。后来随着环保标准的提高、产品升级、居民使用习惯等因素,建国肥皂逐渐被替代。

田七牙膏的产量和销路慢慢扩大,越来越为人熟知,成为建国肥皂之后崛起的另一个品牌。林文认为田七牙膏的中药成分,具有止血散瘀、消肿止痛的功效,自己用了都觉得很有疗效,是名副其实的卖点;其次是作为老国企的日化厂对产品质量把关非常严,消费者用起来也比较放心。

1994年,日化厂改组为梧州日用化工股份有限公司。1998年,梧州日用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又改为广西奥奇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02年,作为田七牙膏母公司的广西奥奇丽被哈尔滨晓升集团收购,随后广西奥奇丽展开了一系列战略调整:实业+宣传。

2003年,奥奇丽集团重点策划田七牙膏的宣传方案,以拍照时“拍照喊田七”“1、2、3,田七”等亲民的广告文案,迅速获得消费者喜爱和青睐。原本市场集中在广西及周边地区的田七牙膏,通过铺天盖地的广告效应将市场拓展至全国。

亲历者这样描述当年的盛况:“从2003年3月到2004年年初,所有的产品都不够发货,需要经销商排队订货。梧州工厂里9条生产线全部排满了仍不够用,新增产能远远不足,需要工人加班加点,生产线上的工人不停地包牙膏,包得手发抖发软,回家连饭都做不了。”

2004年11月,田七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同年,田七牙膏年销售量超过4亿支、销售收入约10亿元,一度跻身全国牙膏品牌4强。2005年10月田七牙膏荣获“中国名牌产品”称号。

此时,林文已从普通工人升至生产环节的管理人员,他眼见着一个地方发展起来的品牌走向国内市场,也细微而直观地感受到田七牙膏受欢迎程度。林文没有办法预知工厂的未来,“那些大层面我们没有那个能力去感知,作为工人只负责安全生产。”

▲奥奇丽路因广西奥奇丽而得名。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王敏

从高峰坠落 工厂停水停电停产

今年是40岁的李鸿(化名)在广西奥奇丽当保安的第10个年头,他每天站在门口,进行出入人员登记、巡逻、检查消防......记者到广西奥奇丽公司时正值工作日,但是厂区鲜见人员出入,即便有人路过也都是神色匆匆,不愿多言。诺大的场地空空荡荡,只能看到李鸿一个人。

2014年,广西奥奇丽深陷债务风波并开始进入停产状态。

2019年梧州高新区相关负责人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广西奥奇丽债务比较重,严重资不抵债。据企查查信息显示,目前广西奥奇丽的自身风险多达285条,关联风险达228条,并被梧州万秀区人民法院、佛山南海区人民法院等列为失信企业。

李鸿告诉记者,工厂的变化,并不是一下子就到来的。这个过程像温水煮青蛙,直到前不久广西奥奇丽宣布破产那一刻,他才真的相信工厂垮了。即便在此之前,他发现水电费缴费单不通过保安室,而是收费人员直接去找领导要钱,他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峻。

此后工厂的水电全停了,欠费约十万元。现在广西奥奇丽用的电是从临近的公司拉的,说好听是借来的,三个保安室只有李鸿这里有电,李鸿指着头上发出吱呀呀声音的旧风扇,无奈地笑笑说。

停水停电还不是最严重的,李鸿躺在木椅上头往后使劲仰着,长叹了口气,“公司已经将近45个月没有给我交社保、养老金了,工资就那么一点......我也不懂怎么讲,反正其他人也是一样。”

关于公司欠缴社保、养老金等问题,职工早已极度不满。职工担心公司管理层欺骗他们,一旦公司把原料、货物拉走出售之后,依然对职工赖账。他们在5月下旬进行罢工,把广西奥奇丽的生产原料、代工货品等扣押进仓库,大家轮班守着不让外人接近,甚至把仓库门焊死。

“要是不这样,那我们还能拿到钱吗?社保、养老金就算一个月一千块,三年多拖了何止三四万”,李鸿忿忿不平地算起来这笔帐。

对峙持续了近两个月,直到7月22日,法院、公安等部门按照破产程序将职工们扣押的物资转运出去,这一下工厂彻底成了空壳。职工们失望地散去,有的还抱有希望,有的已无言可说。

问起未来,李鸿情绪复杂。但他认为,这么大个工厂总不会没人管,至于什么时候管起来,像他这种基层人员也不知道,“但早晚会来,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广西奥奇丽公司的田七牙膏海报, 已经破损得不成样子。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王敏

多元化扩张导致债务剧增

处于风口浪尖上的广西奥奇丽,代表管理层出面回复公众的是董事兼总经理胡安金。

胡安金于2014年7月入职广西奥奇丽。经过晓升集团十年的管理,田七牙膏由当初的“国货之光”到停产,而晓升集团在广西奥奇丽留下涉及民间、银行债务就将近6亿。好在生产、销售职工加起来约800人,还可以重启田七牙膏的生产销售线。

极速扩张成为奥奇丽的致命点。据《北京商报》报道,在品牌发展过程中,奥奇丽借助田七牙膏的知名度,在田七系列产品上进行多元化的快速扩张。但多元化、偏离日化等失误的战略决策,分散了奥奇丽资金投入和管理精力,导致财务成本增加、资金紧张。

知情人向记者透露,多元化的生产和销售模式导致奥奇丽开始出现“舍本逐末”的情况。原本以中药、草本牙膏为主打品牌的公司,一下子靠资本运作进行战略扩张,并向民间、银行进行借贷,反而忽视了自己的核心实业,导致日后业绩平平陷于破产。

地方政府参与营救遭遇失败

胡安金告诉记者,自己任职广西奥奇丽之前已经清楚经营的风险,但他依然对广西奥奇丽抱有期待。他认为仅是不良债务,反而比较好解决。核心在于广西奥奇丽如何在实业与资本运作之间做出平衡,胡安金倾向广西奥奇丽应该先扎实做产业。

只要工厂出货,不至于僵死的广西奥奇丽就可以有机会重生。于是胡安金向管理层建议先恢复广西奥奇丽的生产线,跟各方进行协商将债务问题放一放。等生产、销售渠道都恢复了,再拿出债务重组方案。

接替晓升集团出任广西奥奇丽法定代表人的是曹旭侃,曹旭侃同时是上海钦联控股有限公司(简称上海钦联)法定代表人。胡安金称,上海钦联陆陆续续投资广西奥奇丽1亿,而广西奥奇丽债务约8亿,上海钦联的投资显得杯水车薪。另一方面,对来自民间和银行债权人强大的压力,当时广西奥奇丽集团根本“搞不定”。

胡安金的提议没有被广西奥奇丽内部采纳,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没有充分预估到重整局面的难度,“各方都有责任,没有人想着去救火,说白了都是想拿回自己钱,但是公司都这样了谁都拿不走。”

据企查查信息显示,自2016年起广西奥奇丽法定代表人曹旭侃陆续被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等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同时也被列入限制消费人员。

不愿意让奥奇丽僵死的还有梧州市政府。据媒体报道,2016年5月梧州市政府参与奥奇丽改组,成立了广西田七日化有限公司负责田七品牌的专业化运营,并引入广西金融投资集团旗下的广西金控资产管理公司入股广西田七日化,田七牙膏恢复生产。

2019年5月开始的罢工潮,让部分复产的田七牙膏再次陷入困境。

7月17日,胡安金对媒体称广西奥奇丽已停产两个月,由于广西奥奇丽工厂部分员工罢工讨薪,还扣押了一些货物,导致工厂近两个月发不出货,供应商款项无法支付,负面影响持续扩大。

10月9日,胡安金向上游新闻记者表示,广西奥奇丽面临严重资不抵债的情况下确实没法办法给全部职工缴纳社保、养老金,但会在职工退休时一次性补缴,并不是赖账。造成今天这种紧张局面不排除有外部因素干扰,但也有人故意煽动职工情绪。

胡安金告诉记者,即便没有工人罢工,田七牙膏也很难突破重围。如今宝洁、联合利华等旗下的牙膏品牌已占据超过70%以上的市场份额,田七牙膏再次突破的空间极为有限。

另外,广西奥奇丽职工老龄化程度超过了新员工成长速度,如何在保障老员工利益的情况下,又吸纳新鲜血液……当前连存活都困难的广西奥奇丽,很难做到。

2019年6月阿里拍卖司法平台上,“田七”商标被母公司奥奇丽打包拍卖的消息传出,人们才惊觉原来田七这些老国货在逐渐远去。

▲田七牙膏资料图。源于网络

亏损严重已申请进入破产程序

拍卖网站信息显示,由于广西奥奇丽严重亏损、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债权人已申请进入破产程序。

若法院正式受理申请,将指定破产管理人,破产管理人接管企业后将通知债权人申报债权、接收和审查债权申报、开展审计评估、召开债权人会议等工作,确定破产财产处置方案以清偿债务;期间也可能经管理人提起破产重组或破产重整,重新获得经营生产。

10月9日,广西奥奇丽资产管理人广西益远律师事务所告诉记者,目前广西奥奇丽已经进入破产清算阶段。关于广西奥奇丽的处置方案,事务所表示方案还在商讨当中,不方便透露。

各方信息显示,梧州市政府依然没有放弃田七牙膏。为了让“田七”品牌留在梧州,促进品牌的重新崛起,广西奥奇丽资产管理人采取了委托经营的方式。

据西江都市报称,8月28日,“田七”品牌托管经营协议签约仪式在梧州高新区举行,资产管理人广西益远律师事务所与临时经营人索芙特智慧国际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的代表签署协议书。为确保“田七”牙膏品牌所属的广西奥奇丽破产而不停产,确定委托索芙特智慧国际品牌管理有限公司在破产期内经营“田七”品牌。

该消息似乎并未溅起起大水花。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索芙特能否让“田七”这个牙膏东山再起,大家都还在观察。

梧州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工作人员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现在品牌处于企业运作当中,涉及到商业秘密的内容和方案,不能向外界透露,否则要会直接影响生产。

田七牙膏是宣告死亡,还是涅槃重生,目前仍无从知晓。

上游新闻记者 王敏 发自广西梧州

文章来源:六合开奖

标签:曾道长一肖中特期期准,香港挂牌彩图 正版,2019马经救世报彩图,香港马会官网网址,今天开什么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