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故乡 | ​远去的土城墙

​远去的土城墙

文/唐应坤

在关中,堡是堡,村是村。泾渭分明不容混淆。堡子有城墙,而村子没有;堡子房屋建筑肃整,而村子则零散简陋。显然,堡子的历史久远于村子,土城墙无言地证明着其诞生于没有坚船利炮的年代。

在关中,堡是堡,村是村。泾渭分明不容混淆。堡子有城墙,而村子没有;堡子房屋建筑肃整,而村子则零散简陋。显然,堡子的历史久远于村子,土城墙无言地证明着其诞生于没有坚船利炮的年代。

我的故乡叫堡子。据散存的家谱记载,土城墙始建于明代,后在清代为防兵火之灾而加厚加高。城廓呈四角为弧的长方形。南北长约300米,东西宽约150米。高8 米,上窄下宽,城墙上有“ ”形的城堞,且每几十米处有一类似烽火台的正方形平台。遥想当年,在当时仅靠全村约百十号人,依靠原始的劳动工具,最先进的设备无非是硬轱轳马车的境况下,人抬肩扛,修造一个如此浩大的工程,其绝对绝不亚于秦始皇征夫百万修建万里长城!我们的先人多么伟大又多么可怜!

城墙上开有南北二门,南城门飞檐雕栋,气势雄伟,匾书“西京雄镇”。城门红漆斑驳,木厚钉圆,颇具王宫衙门气象。街道贯通南北,巷道东西排列,城内房舍布局严谨,青砖蓝瓦红柱黑门。俯瞰城内,呈硕大一个“丰”字。错落有致且极具北方民居的建筑如唐诗宋词般平仄对仗韵致和谐。美轮美奂,大风大雅。城内的子民世世代代生息繁衍,守着恬静守着详和守着平安,也守着中华民族特有的传统风范。

土城墙虽缺了如长城或西安城墙 的秦砖汉瓦,但其仍迤逦着关中民族的汉唐遗韵。城外四野,一往无垠的青苗如水,果林似浪,那土城墙的城堡似在这田园的绿水碧波中航行的古船,承载着厚重的黄土高原文化前行。惜乎,儿时非常完好的这艘古船不曾毁于兵火,而毁在和平建设年代。经久历年,就毁在我们这一代人身上。随着全国解放的隆隆炮声的稀落,城墙被逐渐侵蚀、“开口”(俗称“解放门”)。而后人民公社、大跃进,城土被作为土肥而惨遭尖镢利锨而扒光铲净。留给后人千古遗憾。倘若土城墙保存至今完好如故,其丰厚的文化遗存绝可以和山西乔家大院、韩城党家村民居一样风光无限,接受现代人的阅览。

儿时北城门堵着,出城仅有南门。严实的土城没有笼住先辈们的心,他们没有满足衣食丰裕,没有留恋水土肥美,而是毅然决然,走出城廓走南闯北兴产创业。衣锦还乡便买田置业,兴屋造房。在我极有限的认知中,凡城中有高楼大厦者都是其时奔波于生意场中人。而城中、城外的祠庙、戏楼也多是荣归故里者捐资而建。我的父亲就曾背井离乡做生意于甘肃武威。而在如今和平、开放年代,其子孙们在外闯荡者少至于无。想来难免让人有些伤感。土城墙是先祖们的文明标志和辉煌见证,父老乡亲们有理由怀念和为之骄傲。但,标志与见证只能说明过去。

如今,古城墙不复存在,其影像只侥幸的存活在文字里(据我所知,连一张完好的照片都没有)。后人只能在历史册页中追寻和领略祖先生存的风光。不言而喻,心际里古船的城堡只会渐行渐远,淡出视线。而先人们那种突破时空走出围城的文化视野与精神理念,绝是后辈人不能忘却和需要承载薪传的。

(2006年2月)

文章来源:香港跑狗图

标签:二四六天天好彩玄机图,今天出的特马,王中王,六合开奖结果查询,246天天彩免费资料大全